关于元末脱脱丞相“徐州大捷”之考略

首页 > 仝氏历史研究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关于元末脱脱丞相“徐州大捷”之考略

仝祥雪

脱脱字大用。生而岐嶷,异于常儿。十五岁时,为皇太子怯怜口怯薛官。在天历元年(1328,即元文宗图帖睦尔执政期),袭授成制提举司达鲁花赤(官名,秩正五品);二年被文宗召见后迁内宰司丞,并兼前职,至顺二年(1331)授虎符,为忠翔侍卫亲军都指挥使(正三品);元统二年(1334)年,同知宣政院事(正二品),兼前职;五月迁中政使(正二品),六月迁同知枢密院事(正二品)。后至元四年(1338年)授金紫光禄大夫(正一品,属文散官阶),兼绍熙宣抚使。至正六年(1341)为中书右丞,录军国重事。三年,诏修辽、金,宋三史,并任总裁官。四年闰月(1344)领宣政院事,期间,脱脱上表辞位,元惠宗妥懽贴睦尔帝不允,并有旨封之为郑王,食邑安封,且赏赉巨万,脱脱俱辞不受。七年(1347年)脱脱的父亲马扎儿台被诏徙甘肃,脱脱力请同行,十一月帝念脱脱勋劳,被召还于京师(此前,脱脱之父卒葬于甘肃)。八年(1348)脱脱复入中书为右丞相,在这一时期内,脱脱的心腹僚属有乌古孙良桢龚伯遂汝中柏伯帖木儿、脱脱大小事均与之共谋。(详见附考)十年(1350)河决白茅堤等达数千里,脱脱上奏并荐举贾鲁为工部尚书,总治河防,动用了军民达十七万人筑之(详见河渠志),帝为嘉奖贾鲁治河之功,赐世袭答刺罕之号,并让欧阳玄(柱国、从一品)制河平碑以记之。

在至正二十年(1352)红巾军等乱元,芝麻李占据徐州,暂尚未克复。此时脱脱怀忧国之心,遂入朝向帝请奏,决意亲自率军出征,以规复徐州,奉旨特许,命以答刺罕太傅(右丞相),分省于外,总制各路军马,爵赏诛杀,悉听便宜行事,并命知枢密院事咬咬,中书平章政事搠思监,也可扎鲁忽赤(此六字系元代官名)福寿从脱脱出师(又淮南宣慰使逮鲁兽亦募盐丁和青壮计五千人随脱脱出征)。

至正十二年九月,脱脱率大军直抵徐州,并在西门外安营扎寨,准备剿歼李二之党。

李二何许人也?按当今说法,李二即为农民起义军之首领之一。因不满于元政权的统治而聚众造反并占据了徐州。在此笔者对其功过及历史作用暂且不评,仅考其“徐州大捷”之始末而已。为此据史进行下列考研。

话说李二闻见丞相脱脱亲帅大军征伐至徐,非等闲而视之,立便召集众党徒,持械由城内向元营冲杀过去。这正是所谓的兵来将挡,水来土屯,趁元兵立足未稳,先下手为强。由于脱脱所率之军多为正规军队,加上平时训练有素,军纪还是比较严明的,突如其来的攻击并不是慌乱,却都能各自携械抵御。

在交战中,但听在李二阵内忽地梆声一响,飞箭应声。直射向元军。此时元军前队未曾预防,竞被射死了数十名兵卒。脱脱恐中军被此惊退,急策马勇前,领兵杀将上去,就在此刻脱脱所乘的马首,已中着一箭(此箭甚长,箭镞饰以铁翎)这马负着剧痛,几乎倒下,卫士则忙来扶住脱脱,脱脱疾叱开卫士,速下马易骑,仍挥旗前进。麾下见主帅拼命,哪个还敢后退,直将李二部众逼回城中。李二忙令闭城,谁知方阖半门,元兵已如潮水般涌入,势不可挡。幸徐州尚有内城,外郭虽破,内城尚可自保。李二急呼众奔入后闭门自守。此为开局之战。

脱脱又乘胜攻城,怎耐上面矢石如雨,任元军激烈攻之,却无可拿下。脱脱料难以一时攻下,即令各军暂撤休息一宿。日后脱脱复督军围攻,喊声如雷,可谓震天动地。李二恐城池失陷,毫不吝惜地把平日积贮的守具尽行取出,与元军对峙。一连数日,两方相持不下。脱脱思李二负嵎顽抗,这样持久下去决非长计,遂令军士撤退西南,专攻东北,日间猛攻,夜间轮攻不休。李二部赵均用彭早住二人见元军如此,遂向李二献计道“元兵这来,攻战数日,必致疲乏,所以锐气渐去,撤围而自固,如若我等乘夜出兵掩杀过去,必可获胜”李二闻之即说“今夜已来不及了,明天夜半,我率众出南门,你二人率众出西门,左右夹攻,尤为妙计。”赵彭二人鼓掌称好。

到了次日,城上下攻守如旧。至二更时候,李二与赵、彭二人率众分头出城竟去掩袭元营,只见营外有元兵站立,李二等并力杀出,一声呐喊,但见元兵纷纷四走,于是李二等直捣入营中,去擒脱脱,谁知营内只显灯烛,并无人马,至此李二方知中计,忙令退兵,忽听得炮声四响,元兵尽行杀到,把李二等困在垓心。李二此时却也顾不及联络赵彭众人,只好拼命杀出,急奔回南门,举头一望,只见城楼上,万炬齐明,火光中现出一位身着紫袍金带,八面威风的丞相来。这一幕直惊得芝麻李魂飞天外,魄入九霄。忙回马急逃,元兵则随尾紧追,直杀得李二手下七零八落,李二已无心恋战,只管率残部夺路奔走。元军尚欲追杀,但闻城内已鸣金,遂将率勒马止步返回,任由李二窜去。同时彭、赵残部,料无可归宿,也杀开血路逃出外城向濠州奔去。当李二等出外城时,彭、赵已去很远,这时李二则无可奈何垂头丧气地径投沔阳,后来不知下落。此为战事概况。经考据此战李二本人没有受到重伤,还带着部分兵士和百姓逃离徐州。

天明后。各部将入城献功,斩首约数千级,并获黄伞旗鼓等物。脱脱亲自检阅后并据功而行赏部下。又脱脱复下令屠城、福寿上前誎阻:“剧盗如李二等,傅相尚不欲穷追,百姓何辜,偏令屠戮?”;脱脱说“汝但知其一,不知其二。我围城数目。但见盗贼人民、齐心守御、料是不易攻入,所以我撤围西南。故意示懈,今他前来掩袭。我入城时,百姓还来抗拒,被我杀退,嗣见李二出走,尚有百姓随着。我恐城中再扰,所以鸣金收兵。看来此等顽民,不便再留!一律屠戮,才无后虞。”福寿听罢不便再言。众将奉令后,即把城中老少男女尽行杀讫。然后上表告捷,顺帝闻报,立遣平章政事普化等,领赏至军,又加封脱脱为太师(正一品),并改徐州武安州,立碑表功。

上为“徐州大捷”全过程也,有论史者言:“脱脱终生之罪,莫过于战后行屠城之举”。经考据,脱脱屠城事实存在。

附考相关人物

1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 福寿:唐兀人,出为饶州路达鲁花赤。擢淮西廉访副使。入为工部侍郎(正五品),佥太常院事、拜监察御史,改户部侍郎(正四品),升尚书(正三品),出燕南廉访使,又五迁为同知枢密院事(正二品)。至正十六年三月(1356)遇官于集庆。后朝廷赠福寿金紫光禄大夫。浙江行者左丞相,上柱国,追封魏国公,谥忠肃。阶为正一品,曾随脱脱伐徐州。

2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 搠思监:怯烈氏,野先不花之孙,亦怜真之子。泰完初袭长宿卫。至顺二年(1331)除内府宰相。元统初(1334),出为福建宣慰使都元帅。后至元三年(1337)拜江浙行中书省参知政事。至正十年(1350),升平章政事,阶光禄大夫(从一品)。十一年十一月,拜御使大夫,进银青荣禄大夫(正一品),十二年四月,从丞相脱脱平徐州。后沦为贪官。

3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逮鲁曾:字善止,武修人。天历二年进士第(1329),授翰林国史院偏修官。辟御史台掾,掌机密。后入为礼部郎中(从五品)至正十二年随脱脱征徐州。

4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察罕帖木儿:字北庭。曾祖阔阔台。尝应进士举,有时名。正至十二年得万人自成一军屯沈丘。后授中书兵部尚书,阶嘉议大夫(正三品)。曾屯潼关等要塞。至正十九年(1359距元灭前约九年)与安童等十七将帅图复汴梁(今开封)。二十二年(1362,距元灭前约六年)战殒于山东益都丰营,后有追封等。其子扩廊帖木儿,拜银青荣禄大夫(正一品)等,袭父职,至正二十五年总天下兵马,用孙翥赵恒为主谋。至正二十七年八月(距元灭前一年)。帝乃下诏命皇太子总天下兵马,而分命扩廊帖木儿以其兵自潼关以东,肃清江淮。扩廊帖木儿不受而被沼落于汝州。

5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经考秃鲁在元末至正年间曾任潼关总镇。史上有载,不一一。

6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也速:蒙古人。由宿卫历尚乘寺提点,迁宣正院参议。至正十二年,也速从太师脱脱南征破徐州芝麻李,因城坚脱脱而采用也速计以巨石为砲,昼夜攻之不息。也速攻破南关外城(芝麻李等即由南关遁走)。以其功除同知中政院事。继又领兵从父太尉月阔察尔征淮西。那时安丰被围,也速前去增援,因渡淮河无船,也速率众策马过淮,敌军大骇竟撤围而去。进攻濠州、有诏班师乃还。升降作院使。复又从父征淮东,取盱眙。后升知枢密院事,拜中书平章政事,改行省淮南。后又拜辽阳行省左丞相。知行枢密院事。至正二十七年,诏以也速为中书右丞,分省山东。二十八年,大明兵取山东。闰七月,也速与部将哈刺章田胜周达等驻守莫州,后则逃遁(元朝亦亡国了)。

7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 贾鲁:河东高平人,至正十一年四月为工部尚书,总治河防使,进秩二品。领十三路计15万人,庐州十八翼军计2万人共筑河务。后寻拜中书左丞。从脱脱平徐州。脱脱平徐州旋师。随命贾鲁追击余党,分攻濠州,同总兵官平章月可察儿督战。贾鲁奉旨统帅八卫汉军顿兵在濠州七日。攻城时因头眩下马竟亡于军中,年五十七岁{(至正十三年(1353)五月壬年)}。卒后月可察儿亲为治丧,并选将士护灵柩送至高平葬归故里。

8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 劾奏哈麻之罪状者有:御史大夫搠思监;中书右丞相定住;平章政事桑哥失里。另汝中柏在徐州之役后向脱脱极陈了哈麻的所作所为。

尚有部分考据不一一列之。暂于此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考于古薛稔丰斋2009.5.21